拯救地球是任务

欧美日漫通吃

【胜出】死亡证明(下)BE 一方死亡

职英同居前提

我爱他们

 

 

(3)

 

“那个...废久,你明晚有空吗?跟我去吃饭。”

“诶!?突然间怎么了嘛?我应该...”

“废话那么多,敢说没空就炸飞你!!!”

“嘿嘿,不要那么凶嘛,当然有空啦。小胜,要请我吃饭?好期待呀~”

“才不是特意...算了,XX酒店晚上七点,去了提我的名字,晚上看不到你,你就死定了!”

 

放下电话,万一废久不巧没空的话,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。看着手里的戒指盒爆豪长出了一口气。

呵,爆豪胜己有一天你也就这么栽了,真是令人火大!

 

那天晚上,废久还是迟到了,等了他一个多小时,还以为他不会来了,害得老子差点把桌子掀了。去解决什么绑架犯,居然敢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战斗服就来赴宴。

“小胜对不起!!!让你等这么久,我不是故意的,刚才有个...”

“闭嘴!”

“不是...你听我解释,我是去...”

“所以才叫你闭嘴!!不过是个废久,话那么多!已经从手机新闻上知道了,等你是因为老子愿意,不行吗!”

终于放心了,绿谷一下摊在座椅上,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,企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。伸手擦着汗,却不知把脸抹得更花了。

“噗。”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样,反而一下子怒气全消,爆豪笑出了声。

“小胜?你笑什么呀...刚才,我以为你肯定已经走了,看到你还在,我真的很开心。”

“给你的,臭久。”

“这是...”

 

打开看到是戒指之后,那个小废物就开始哭个不停,啧,脸被他蹭的更花了。

最后被哭烦了,直接走过去,抢过戒指套在他的左手中指上。

“喂,废久,别哭了。跟老子在一起让你哭成这样?戒指你敢弄丢就宰了你!”

“呜...真的好感动,我以为小胜之前拒绝我的表白,我已经没机会了...”

“谁拒绝了,当时老子只不过是...”因为太害羞又不甘心被废久抢了先,于是...转身走掉了...

 

 

 

戒指不过是银制的最简单款式,内侧刻着Katsu-Deku,摘下来后能看到一圈白色的印记留在手指上,白色的,戒指的影子。缓缓将绿谷的手放好,爆豪将自己对应手指的戒指也摘了下来,一模一样的对戒,当时送出去的时候还想说万一被拒绝了,就把自己的这枚直接扔到海里,不过,又怎么会被拒绝呢,毕竟被他深爱着啊。

 

拽出脖子上挂着的护身符,刚在一起后的第一个新年,被废久拉着去祭拜,还被挂上了这个护身符。

“小胜,不可以摘掉哦,我可是排了好久的队才求来的,会保佑你平平安安的。据说也可以实现你的愿望,心诚则灵!”

“切,谁要这种东西保护了?”虽然说着还是好好塞进了高领毛衣里面,沾染了冬日的凉气,贴上胸膛的一霎激得爆豪皱起了眉。

 

什么垃圾护身符啊,心愿根本没有实现不是吗,老子不过是想和你一直在一起,也没有多难吧。

从绳子上抽下护身符想丢进垃圾桶里,手腕转了转,最后还是揣进了裤兜。用那根黑色的细绳系住两枚戒指,重新戴回脖子上,小心地放进衣领里,令人不适的凉度,陌生的硬度,硌得爆豪呼吸又不顺畅了。

 

 

(4)

 

 

在急救室的走廊上,绿谷引子泣不成声,听着她一边呜咽一边叫着“小久”,爆豪只能小声地说“对不起,是我没看好他,以后让我照顾您吧。”引子只是摇头,继续落泪。爆豪慢慢地坐到她身旁,抱住她揽过引子的头靠在自己肩上,轻拍因为哭泣而稍稍濡湿的后背安慰她。

等到引子阿姨稳定一点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了。开车将引子阿姨和自己老妈送回家,老太婆眼眶还有点红,说会陪着引子阿姨住几个晚上,转身时,欲言又止,“胜己,你...照顾好自己。”。

 

送走闻讯赶来表示悼念的人,已经深夜。来的大多都是我们的共同好友,成为职英后,和绿谷的生活几乎重合在一起,虽然各有自己的圈子,但认识的人差不多都是熟悉的。原先雄英A班的大家几乎都来了,那个阴阳脸和眼镜似乎还特意坐飞机赶回来。

 

送走最后一位客人,关上门,爆豪觉得累得不行,只想躺下休息。躺回那张双人床,却又觉得根本睡不着。看着空了的那半床铺,上面有两个玩偶,是人偶和爆心地,去年生日的时候废久送的,说是限量版在网上好不容易奇才抢到的。

我笑他“老子多大了还玩玩具?”

他撇撇嘴“可是小胜不还是在收藏欧尔麦特的手办嘛!”

“...那不一样。”

 

爆豪好气又好笑地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正抓着“人偶”的手,玩偶的质量确实很好,软软的。

突然之间,场景与急救室中自己握着绿谷的手重叠,玩偶的手似乎瞬时没了温度,变得冰冷无比,惊得爆豪一下抽回了手,腾地坐了起来。

 

右侧前额下面的脑子又开始剧烈地疼痛,从在医院的时候就泛着疼,要让爆豪形容的话,好像右半边的脑子想要自己割裂开来了。愤愤地用手掌根敲了敲头,嘶...好像更疼了。反正睡不着,爆豪干脆起床又开始打扫卫生,虽然上午刚清理过,但刚才招待客人又乱得不像话。

 

 

(5)

 

“小胜,小胜!你醒醒啦~”

“唔...什,废久?你...怎么,你不是...”

“诶?小胜怎么了嘛?话说,你好能睡哦,你看看现在都晚上八点了,你肯定没吃晚饭吧!就算是补觉,也不能...!!??”

伸手揽过身边喋喋不休的某人,爆豪紧紧地抱着他,不去想用的力气是否过大。将头埋进绿谷的肩窝里深深地呼吸。他从没有承认过绿谷身上有一股香气,有点像加了糖的牛奶,小时候就能闻到,现在也还在。绿谷穿过的衣服,躺过的床单,甚至是拥抱过后的爆豪总会被沾染上这股味道,也就是这股甜香味总能让爆豪安心。

“...小胜?怎么了吗?”虽然被勒得有点痛,但还是用力地回抱住自己的爱人,毕竟这样撒娇的小胜可不常见。

“我...算了,没事儿。”

可是你看起来很难过,还没说出口,就被爆豪打断。

“喂,废久,吃炸猪排饭吧。”

“欸???小胜想吃吗?不对,你不是说中午吃掉了吗?”

“啧,废话那么多,你不吃我吃。”说着起身去厨房准备做饭。

“我要吃!任务回来好饿的!”

 

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大快朵颐的绿谷,爆豪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,那份痛彻心扉还未散去,就连头还在隐隐作痛,让他很焦躁。

“喂,废久,你今天...”

“小胜做的猪排饭好好吃哦,想每天都吃得到!”

“不要打断我啊喂!每天都吃猪排饭会死人的!所以我问你...”

“小胜的拥抱也好心动啊,你要是能多抱抱我就好啦,当然我说的是纯粹的抱抱哦~”

“小胜把家里收拾得好干净啊,感觉自己跟小胜住在一起之后,都变得不会做家务啦,嘻嘻。”

“你在磨叨什么啊,家务你不是一直都不会做吗?与其跟着你身后重新收拾,还不如老子干脆自己干。”

“嘿嘿,小胜真温柔,希望能被小胜一直宠着!”

“所以说,废久!你在自说自话什么啊?!”

“不过呢,就算小胜是个全能型好男人,也让我没办法放心啊。每次战斗的时候,不要一言不合就开炸啦,虽然知道小胜大概是有计划的,但是突然冲出去,还是会很让人担心啊!要多依赖一下队友啊。还有,还有!如果受伤了,一定要好好听医生的话,不要每次住院住到一半就偷偷跑出来!在医院找不到你,大家都超级担心啊,毕竟...你有多次被敌方掳走的不良记录...”

“我说废久,你皮痒了吧!?”

“还有呢!要记得多跟家里和原先的同学联系,你总是一声不吭,也不爱表达,表达方式也完全有问题,要怎么样才能将心里的感情传达给对方呢?我虽然了解小胜是很温柔啦...”

“虽然... ...让小胜把温柔分给别人,真的,真的很不甘心!但是...”

“喂,你...你哭什么啊?”

看见绿谷的眼泪扑簌簌地滚落,爆豪惊得想站起来,想走到他身边,哄他不要哭了。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,想被钉在座椅上一样。

“好想牵小胜的手啊,小胜的手总是很温暖,温暖到...我真的...很舍不得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傻话?!想牵的话就来牵啊,我破例让你牵个够!所以说,你别哭了...”

“小胜...我爱你,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,不要让我,让大家担心。还有...我妈妈也拜托你了...”

 

爆豪拼命挣扎,身体却一点都动不了。“自己妈妈自己照顾啊!废久,你...等!!”

对面的绿谷慢慢放下筷子,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,“果然最喜欢小胜了!小胜,一定要好好的...”

看着绿谷慢慢消失,就好像有人将他的透明度逐渐调至最高,爆豪却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

 

 

“喂,废久...绿谷出久!!”

突然被光线晃得真不开眼睛,客厅的的白炽灯好亮,爆豪胜己头一次这么觉得。

撑起身体坐起来,发现自己在沙发上睡着了,脚边还放着一把拖布,墙上的时钟显示现在才凌晨五点。

头依然很疼,伸手去揉额头却触手一片冰凉,爆豪的脸上爬满了泪水。

从医院到回家,身边该哭的人都哭过了,甚至那个阴阳脸都红了眼眶,但是爆豪却一滴眼泪都没落,仿佛麻木又或是无感般,大多数时间只是沉默着。

看着自己手掌上的泪水,却突然爆发般地哭了起来,悲伤得太过浓重,甚至还有委屈和落寞。

 

 

 

废久,

我说过多少次了,

不用担心我啊。

 

 

END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说实话,我不知道怎么结尾。

看了我这么多废话感谢大家了,

这篇文章的爆豪几乎就是我前段时间的状态。

 

有的感情可能永远都不会淡去,有的告别可能永远都说不出口,

我只知道,我要好好的,让你不用担心我。

 

感谢阅读。

 

 

 

评论(6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