拯救地球是任务

欧美日漫通吃

【胜出】死亡证明(上) BE 一方角色死亡

职英同居前提

我爱他们

 

(1)

“喂!废久!你中午到底回不回来?”

“。。。啊,小胜。。。抱歉,刚刚突然接到任务,今天中午可能没法陪你吃饭了。”

“哈?谁他妈要你陪?老子自己吃,吃炸猪排饭!”

“呜哇!小胜好过分!等我回去一起吃嘛~”

“哼!不等!”

“嘤嘤嘤。。。等,不好意思啊小胜,现在真的很忙,等我解决完了,就马上回家~小胜,好好休息一下吧,享受一下好不容易的休假哦~”

“用不着你嘱咐,那么忙就不要废话了,挂了。”

 

啧,好不容易休假,那个废物连个午饭的时间都腾不出来。等等,说得好像我需要他陪着一样,哼!不回来刚好,老子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,更方便。

。。。不过,那个小废物,一忙起来不会又忘了吃饭吧。。。

看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猪排,爆豪胜己叹了口气还是放了回去。

果然还是,等着晚上一起做吧,啧,老子又不愿意吃什么鬼炸猪排,还不是废久想吃。

 

随便煮了个挂面草草吃过。

开玩笑,不用那个废久嘱咐,老子也会好好休息一天的好嘛。

连续几天没日没夜的执行任务,好不容易搞定了换来了三天假,上午又把家里彻底收拾了一遍。

那个废物,老子不在家,家里搞得那么乱。

本来就很累了还要做家务,切,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。

胡乱想着,爆豪胜己在这张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躺过的双人床上入睡了。

 

“喂!谁啊!?吵老子睡觉!打什么鬼电话!!?”

“请问。。。是爆豪,爆心地先生吗?”

“啊?找老子干嘛?”

“人偶先生,他。。。现在人在**医院急救室抢救中,您快点过来吧。”

“哈?”

“就是刚才人偶在执行任务中,被敌人。。。”

 

没等对方说完就按掉了通话。爆豪一个翻身下了床,一边快速的换下家居服,一边向门口跑去。手有点抖,这他妈什么鬼扣子一直都扣不好。

妈的,废久那个家伙又搞什么!?医院是什么好地方吗?三番两头的要进去躺几天。老子好不容易的假期又要来照顾你了,能不能让人省点心!

 

动作有点慌乱,但是又强行地被克制着。克制着不要手抖,不要用个性飞去医院,不要深思那些个万一。每次受伤那个废物不都挺过来了,倒是把身边的人吓得够呛。我要是太过慌乱着急的话,就好像真的会发生什么一样。

迅速打了一辆的士,在车上,本来想开口催促司机快点开。

“给老子快点开,我的人在急救,你他妈不明白吗?!”

这种凶神恶煞的话,应该是爆豪这种“恶人脸”张嘴就可以吼出来的。然而在说出目的地“***医院急救中心”之后,就好像有一口气哽在喉咙里,要他再多说一个字似乎都有些困难。一路都跟自己重复着,这次也不过就是跟之前一样,不过是要等他醒过来再好好骂他一顿罢了。

 

这一路只用了十分钟左右,但却难熬得感觉天荒地老一样。握住门把手的时候,爆豪发现自己手心已经出了好多汗。

记得最开始跟废久约会,牵手总是因为太紧张而出手汗。

那个顶着一头柔软绿发的少年便会笑着说:

“小胜这么爱出手汗,平时不会不小心炸到什么吗?还是说小胜也会紧张呀~”

“废久!我看你是欠收拾,不如先炸你吧!”

 

“爆豪!你终于来了,你。。。快进去吧。绿谷他。。。”迎面跑来的切岛打断了他的回忆。急诊室门口,那个大饼脸也在,眼睛哭得通红。丽日抬头看见自己,张了张口,想说点什么。

老子才不想听她废话,一把推开急救室的门。


(2)

推开急诊室的门。面对门口的病床上,废久正躺在那里。

 

这个医院爆豪一点也不陌生,身为英雄本身就总是挂彩,更不用说那个小废物,一天到晚逞能没个轻重,总是把自己折腾进医院。

有几次治愈系英雄也没办法,就只能住院养伤。害得老子也得陪着他,睡在病房里的沙发上,连着一个星期,那个废久倒是活蹦乱跳了,自己的腰和脖子却要折了。

哈?才不是担心他!只不过每天给他送完饭,还要大晚上的跑回家去,老子嫌麻烦不行吗?!

 

急救室里很安静,那个废久嘴里插着个管子被胶布固定住,异常碍眼。不知道是哪个胆大包天的推了老子一把,害得我向病床踉跄了一下,刚想回头骂人,只听见“记录一下死亡时间,15时零。。。”

死亡时间?什么意思啊喂,等下,是说这个废久他。。。死了?!

一直挪不动的双脚终于动了,走到病床旁,抓起了那只手。那只布满伤疤,中指还带着一枚朴素的银色戒指的右手。

不知怎么感觉这右手竟无端的沉重,而且冰冷。看着旁边的护士撤下废久口中的管子,擦去嘴边沾上的唾液,听着他们忙来忙去,做着什么记录,又去找什么人。

而爆豪胜己的时间却像是静止了一样,除了握着那只手,好像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

为什么要撤掉仪器?你们要放弃他了吗?我还没同意!

什么垃圾医院!肯定没有尽全力,一定还有什么人能救他。。。

求求你们。。。救救他。。。

 

肩上附上了一只手,“爆豪,你。。。坚强些吧。”是那个狗屎头的声音。

哈?老子什么时候不坚强了?就算是没了这个废久,我也。。。

我,也。。。

老子凭什么要失去他!!废旧你又凭什么离开我??胆子也太大了吧!啊?

你他妈说话呀!就算要睡,我们回家好吗?带着你的心跳,我们回家。

 

想探向脉搏的手指迟迟不敢伸出,握着那只手,也不敢用力,像是那份冰冷也会灼伤人一般,只能虚虚的握着。但是啊,爆豪的手太过炙热,轻易就将它捂暖了,好想它从未冰冷过一样。

 

“小胜~”

“干嘛?”

“小胜的手好暖和呀,像个小火炉似的,天一冷根本不想松开呀~”

懒得揭穿这个废久即使大夏天也要跟自己腻腻歪歪的事实。

“还不是废久你的手太爱冷了,真是废物,什么都不行!”

说着还是把手握紧了一点。还不是你总是受伤,新伤加旧伤的,一入冬身上就总是不舒服,连手脚也是冰凉,你以为能瞒过我吗?

心里虽然这么想着,但还是怼回去“什么像火炉,要是也是炸弹好吧!”

“嘻嘻,炸弹也好,就算要炸个粉身碎骨,我也要牢牢的抱住小胜呢!”

“咳咳,你个废久,说什么不知羞耻的话!!老子才不和你同归于尽!”

偏了偏头希望那个废久没看见自己突然飘红的脸颊。

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是个短篇

估计三篇完结

评论(12)

热度(28)